U生活历

台大财金高材生接班 实践有机茶园梦

作者: 来源:未知 2020-06-24

台大财金高材生接班 实践有机茶园梦

来到海拔约八百公尺高的新北坪林渔光里有心茶园,红玉品种的茶叶在顶端冒出嫩芽,翠绿、碧绿、暗绿交错,在日头下蒸出水雾。放眼望去,背着茶篓採茶的,除了三位衣着粉红的阿嬷,一位年轻小伙子的身影异常醒目。

镜头拉近点看,满脸堆满腼腆笑容的他,正是现年三十一岁、绿光农园第二代陈易泰。

更出人意外的是,他是文组第一志愿台大财金系毕业、台大财金所肄业,还曾到波兰交换学生半年,却没有选择人人称羡的银行、证券等金融工作,而是返家务农。

「坂本龙马(日本历史名人)讲过:『没有目标地活着,比死了还不如!』意思是,你要为对的事情而忙。」问他为什幺走这条路,他充满笃定的神情这样回答,大大的眼睛彷彿会说话。

台大财金高材生接班 实践有机茶园梦

陈易泰(右)和父亲(左),翻动刚採下的茶菁,使鲜叶透过摩擦接触空气,促进发酵。

毅然决然返乡务农 高薪却不见天日,不如坚持想做的事

原来,从台大医学系开始,当年三类组的他,其实是依分数依序填写志愿,台大财金是他的第七志愿。他读着读着却发现,不少优秀的学长姊和同学投身外表光鲜亮丽的高薪金融业,却因台湾市场小、银行过度竞争,每天加班到晚上十点后,隔天早上六点又要看美股收盘,九点前準备好资料,这种几乎看不到太阳的生活,不是他要的。

同时间,为了家乡坪林的水源保护,陈易泰的父亲陈陆合将四百多万元的退休金全部投入种有机茶。陈家世代在坪林种茶,陈陆合国中毕业就下山谋生,没想到转了一圈,还是回到山上。「哪有人看好?不是说我疯,就是说我傻、我笨!」「但儿子都读大学了,一个台大电机、一个台大财金,他们生活费自己赚。」

当时,陈易泰同样认为老爸很傻,「很傻就是什幺事一直傻傻做,不管这件事会不会有利益,累死自己没有回报,像蜡烛照亮别人,但自己烧完就没有了。」

所以一开始,陈易泰未上山协助父亲,而是进了一家农产品网路行销公司,替台湾农产品的销售努力。没想到,随着愈来愈多公司都说要帮农民赚钱、抢着做行销,光台北就出现了至少十家类似公司,过度竞争下,他的工作变多,常忙到晚上十点才下班……。

「假设很累很忙,可是做的是很有意义的事情;那很好,但后来竞争太激烈,很难找到case,而且少了我又怎幺样?」陈易泰有条有理地分析,「可是做有机不一样,少一位有机农友,就少了一个人保护环境。」

接触农产品行销一年,实际参与农耕体验,重新看到老爸在山上种茶的付出,让陈易泰有了新想法;他这才明白农业真正的价值在用心生产,要先把东西做好才谈行销,不是把七十分的产品包装成九十分。

一念之间,他决定捲起袖子,低身弯腰投入农作。四年前,他辞去台北的工作,回乡扎扎实实学种茶、製茶。

「很佩服他,必须做一个反常的决定。」陈易泰台大财金系同届同学、台师大翻译所研究生刘宜鑫说,系上老师应该不知道有学生在种茶,就算知道,也会尊重;许多校友、同学都不是从事财务金融相关工作,对于学财金却务农,他并不觉得可惜。

「人生可惜的事情太多了,最可惜的是花很多时间去做一件不想做的事;或想做的事,却无法实现。」刘宜鑫认为,做茶很辛苦,「他(陈易泰)有做茶的理由,放弃,才叫可惜。」

小儿子回家,陈陆合嘴上不说,但心里很高兴,不过,随之而来的就是父子磨合。例如客人到了茶园,哪怕没消费,好客的老爸还是会送产品,陈易泰却认为这些都要算成本;客人订货,尤其是上万元的产品,他要求要货到付款或收到汇款再寄出,但老爸觉得没关係;甚至连採茶时茶叶怎幺放,两人都可以吵嘴。

有时做茶时间很赶,陈易泰对爸妈说话的口气就会变差,「哪可能爸爸看儿子口气冲还会平静的, 很难。」陈陆合说。

有一次,陈易泰又因为气不过, 离家出走,他没开车,而是自己单独走下山。

「隔天,我觉得我在外面没有任何价值,就回来了。」经过反省,他不再执着自己的想法一定是对的,于是学着与老爸和解。

他透露,一个小祕诀是请在联发科工作的哥哥出马,代他向老爸沟通,「当然是我要改变,可以接受就听,不行就默默做自己的,从心平气和开始。」

上山务农四年来,他除了全心向父亲学做茶,也会上YouTube自学,但千篇一律的种茶、製茶工作,原有的热情很容易就散失了。「一开始很有趣,做久了,routine(变例行公事)时会变得很没有感觉,甚至又累又烦。」陈易泰不讳言。

两年前,在朋友介绍下,一个来台湾壮游的以色列的大学毕业生到绿光住了两星期,实际体验春茶季的农家生活,改变了陈易泰。

「他想来了解农业生产过程,看到他学做茶时的专注与认真,一直称讚说wonderful、amazing,茶叶真是太了不起,揉捻的过程,味道一直变化,感谢我让他来体验学习……。」陈易泰回忆。

从外国人的眼中,陈易泰看到自己投入例行农作的意义,也找到新的感动──「坚持到最后是会有价值的。」他说,保护环境同时,透过帮助很多人,最后别人回来帮助你,那个成就感很难言语,「金融业是零和游戏,不是你赚,就是我赔,但是有机农业是双赢产业,对农民收入、生态、大众健康都有助益。」

用大数据找出最佳土壤 耕耘四年,三分地拓展到三公顷

最近,这位台大高材生正从栽种茶叶的土壤下工夫,打算使用大数据的方式,在自家茶园选中八排茶树,用三种不同有机质的排列组合施肥,再盲测八种不同土壤茶叶的品质与风味,以此找出最适合茶叶生长的土壤养分。

「年轻人要有想法才好,我当然支持。」摄影记者在茶园拍陈易泰时,我问陈陆合会不会捨不得儿子这幺辛苦,他说:「年轻人不用怕辛苦。」再问他对儿子的期待,他同样也是一句话回答:「他一定会做得比我好!」

这才注意到,当我们在拍照同时,陈陆合也不忘用手机侧拍下儿子在茶园的身影,他还笑称自己不应该在这里,怕抢了儿子的光芒。

四年来,陈家茶园已从三分地做到三公顷,陈易泰说,茶叶是他的全部,若把茶想像成人,生活中怎幺面对人?真心而已。「问我对茶叶有什幺感觉,就是这样的感觉,没后悔的理由。」

绿光农园的有机茶园,年产约一千多斤茶叶,在坪林地区并不算大,但眼前远远近近长着的茶树,经过山岚白露和晨光微曦,生机茂盛,还随着腾腾热气,不时吐露着茶叶特有的香气。

这是这对有机茶父子亲手栽植的梦田,当一片又一片嫩绿茶菁製成茶乾后,不管经过怎样烘焙和压缩,只要遇上好水,便会舒展自如,满室盈香。

相关文章